自由放飞

活着的目的就是祸害世界!

歪曲世界 part9

本章狗血!慎入!

爆字数


=======================

歪曲世界 part 9


Bucky在Steve家门口站了很久。

那次离开Steve家以后,Bucky忙碌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最终还是决定前往前线。
就算找到生还的父亲希望渺茫,至少也要亲眼见到父亲的骸骨。


这是为人子的责任。


他好不容易说动了住在纽约的姨妈,她终于答应来帮忙照看母亲。
当然Bucky也清楚,估计等自己回来的时候,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也就荡然无存了—他姨妈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


不过他并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毕竟请人帮忙,就算是亲人,多少还是要付些酬劳的。
何况他母亲的病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来照顾的。


而现在最至关重要的问题并不是他的姨妈到底会搬走多少超出她酬劳范围的东西,而是她因为要陪儿子读书—Bucky清楚那不过是托词,你说要帮忙我就来那多掉价—所以至少要等一个月后。


而3天后,志愿兵的招募就会结束,被招募成为志愿兵的有志之士们会离开这里前往前线阵地后方集中训练。


最后的期限是周五。
也是Bucky最后的机会。


Bucky需要在今天寻找到能在未来的一个月里帮他照顾母亲的人。


他想到的第一个人选是萨利文太太,但她的丈夫刚从战场回归,Bucky不想去打扰她好不容易等来的天伦之乐。后来Bucky也想到了很多人,但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事—其中当然有不少因为知道他母亲患有精神疾病而不肯来的。


Steve是他最后的希望。
但他并不想给Steve添更多的麻烦。


“Bucky……?!”
当Bucky仍旧在Steve家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Steve正拖着一袋垃圾,打着哈气穿着睡衣准备到楼下倒垃圾。
Steve觉得最近很累,每天早上都起不来。还好现在是假期,他不用去教会帮忙,不然他这个月的零用都要泡汤。
“等我一下!”Steve将垃圾打包扎好,从邻居家门口敞开的三楼楼道将袋子直接丢了下去。
“正中!”Steve探头往下看,那袋垃圾“砰”的一声掉进了开盖的垃圾桶里。


“好啦,快进去吧”Steve转身拉Bucky进门,“好久都没来找我了!”
“嗯......”Bucky吞吞吐吐,“其实......是想请你帮忙照顾我母亲......”
“没问题!”Steve一口答应下来。
“真的吗?”Bucky没想到Steve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那就谢谢了!多亏了你......”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反正最近也没事……”Steve满口答应下来。


他想的其实很简单,这是难得能接近Bucky生活的机会。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另一个Steve却为了这个决定而感到万分头疼。


这样,我就只有3个晚上的时间了。
晚上Steve坐在Hydra的办公室里,思考着后续的行动计划。
他找了好几个可能是关押地点的地方,但都扑了空。
Steve不得不承认Shmidt的权利加上Zora的大脑可够难对付的。

就在Steve为此事烦恼的时候,有人敲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
“Zora窃取了我的研究成果!我不会再为他做事!”
戴着眼镜的小个子男人把写着秘密实验室地址的纸条紧拽在手里,“保证我的安全,它就是你的!”
“只要是真的......”Steve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不用那么紧张,“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不然你不会来找我,不是吗?”


然后,他成功得到了男人手中的纸条。


根据纸条所示,第二天晚上他潜入了秘密实验室。 潜入实验室的行动要比想象中简单很多。
Steve以为那个年轻人充其量不过就是Zora身边的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显然这次他错估了。
他用这个“小角色”的藏匿地点成功引开了Zora和Shmidt,使这次行动变得没那么困难。


当他九曲十八弯地绕进了Zora的实验室中心时,昏暗的房间正中央的铁床上躺着一个全身漆黑的怪物。


没错,那是Steve难以形容的存在。丑陋到已经完全看不出眉眼的脸、全身的布满的肌肉完全不像是正常人能够通过锻炼得到的、还有比一般男人要大出2倍的脚......


Zora的实验真不是一般的恶心。


Steve一边想着一边小心地靠近怪物身边的电脑。 电脑上显示的是人类的照片。
“罗恩·巴恩斯……实验进行过程中产生未知变异......原因待查,实验结果不可逆。危险未知、服从性未知。建议:毁灭......”

正当Steve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资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响。
那是明显不属于人类的咆哮声。

Steve一个机灵翻身藏到了电脑桌背面,从军靴里抽出了他常用的那把匕首。

怪物大肆的破坏实验道具和仪器,无差别地毁灭着身边的一切。
那家伙很快地发现了藏在电脑桌背后的Steve。
大家伙一把抓住了Steve的的左脚脚腕,把Steve倒挂着提起来。
这个体位对Steve来说可谓无比糟糕。
他无法将匕首准确的插入怪物的心脏。


Steve已经放弃了。
虽然很不甘心,但他承认这局或许Shmidt更为技高一筹。
最后能给予的解脱只有死亡。
从此他不得不用更多的谎言来维持和Bucky的关系,度过一生。


Shmidt把自己拖入了恶性循环。


上衣口袋里的徽章掉了出来。
就像预示着生命,即将陨落。


“叮”


徽章撞击地面的声音吸引了怪物的注意。


那枚徽章静静地躺在地上。


怪物凝视着那枚徽章,扭曲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突然怪物松手放开了Steve,试图去捡那枚掉在地上的徽章。
就在它弯腰的一瞬间,Steve翻上了怪物的脖子,一刀直刺入它的咽喉。


怪物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它的头转向了那枚徽章所在的位置。


大概因为气管被刺穿,它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模糊不清。

几分钟后,一切重归寂静。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Zora看着满地昂贵的实验器材的尸体和被刺穿咽喉的怪物,“我的心血!可恶的家伙别让我碰到他否则我......我......可恶!可恶!”

“给我闭嘴!”Shmidt看着房间里唯一免遭破坏的隐藏监视摄像头,“它可留给我一个不错的影片,哈哈......哈哈哈哈......”


疯狂地笑声,在冰冷的铁笼里回荡......


TBC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