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放飞

活着的目的就是祸害世界!

【idolish7同人】二阶堂大和事件薄2


毒伯爵该隐paro


cp:有大和x千情节,其他待定


角色死亡有


人物ooc 慎入

又爆字数的第二章......

2.
接下来的舞会二阶堂伯爵也没什么兴趣,只盼着和四叶环打声招呼后拉着千尽快离开。
千的身边围起了越来越多的男女贵族,这让大和很不舒服。




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引起了二阶堂大和的注意。他应声望去,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的四叶公爵正急冲冲地随着侍从离开会场。


大和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觉得自己的预感一向很准。

他将酒杯放在离自己最近的餐桌上,挤进了围在千身边的人群,一把抓住千就将他往外拉。

贵族们见了是二阶堂伯爵,也纷纷识相地让道—谁知道今天挡了他的路还能不能顺利见到明天的太阳。
“哎呀哎呀,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千被大和拉出了会场,大和拉自己可没少用力气,像生怕自己不和他走一般,“感觉闻到了好大的醋味......”

“闭嘴,”
有时候真的想把这个口无遮拦的人的嘴缝起来。
“我有不好的预感。”

“刚刚看到四叶公爵慌慌张张地出去了,好像是往楼上去了......”大和以前来过公馆,他还记得环的房间是二楼尽头最大的那间卧室。“环一直没出现......”

此时,二楼尽头的房间门口正站着两位女佣向房内张望。大和拉千走近门口,隐约看见凌乱的屋内有人躺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人拥有和四叶公爵相同颜色的淡蓝色头发,虽然站在这个位置很难看清他的容貌,但是能住在这个房间的只有一个人。

四叶公爵最宠爱的儿子—四叶环,在他17岁生日的当天,躺在自己的凌乱的卧室地板上。

“壮五,环怎么样了?!”四叶公爵焦急地问正忙着做心肺复苏的逢坂壮五。

然而为时已晚。
一切都是徒劳。

壮五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环!环!不要丢下爸爸!”四叶公爵扑向躺在地上的儿子尸体,使劲摇晃。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此刻的四叶公爵不再是叱咤风云的糖果业巨头、拥有悠久历史的四叶家当家。
现在的他,只是个痛失爱子、沉浸在悲痛之中的父亲。

大和和千一同走进房间。
深知二阶堂伯爵和四叶公爵的关系,佣人们也并未横加阻挠。

大和俯身扶着四叶公爵让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千则上前查看四叶环的尸体。

千在这方面算是专家,他从被父亲领回来后就开始学习医术。后来在几次警方难已解决的离奇案件中,他凭借着对药理和人体结构的了解,还有对周遭环境细致入微的观察,年纪轻轻的他成为了警局法医厅的特别顾问。

“17:40:52,确认死亡。”环的颈动脉上感觉不到任何跳动,翻开眼皮看到的是已经开始放大的瞳孔,千从上衣口袋掏出怀表确认时间。

“我是警局的探员—和泉一织。”

做着自我介绍的名叫和泉一织的青年站在门口。看上去是和环差不多大的青年,干净的脸上一丝不苟的表情和他的年龄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探员和泉一织是本城的年轻警探,今天本在警局里值班的他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和泉一织是四叶公爵的一个远方亲戚的孩子。一织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他和他哥哥和泉三月两人相依为命。后来四叶公爵收养了他们来当四叶环的伴读,兄弟俩才免于饿死街头的命运。一年前兄弟俩一同进了警局成为了本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探员。


短短一年间他们屡破奇案,在城里也是小有名气。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而遭受到了打击报复,和泉三月成了牺牲品。

和泉三月被发现死在离家不远的后巷里,全身满是伤痕、多处骨折。


因为一直都没找到目击者,加上那天下着倾盆大雨,就算有能证明真凶的证据也被连夜的大雨洗刷得一干二净。
这事也就成了悬案不了了之了。


“千先生,二阶堂伯爵,上次的案件感谢两位的帮忙。”
和泉一织向两人表达谢意,一织还记得在一个月前的森林姐妹杀人案中两位给予自己的帮助。

“这里请阁下交给我们警方处理。”一织公式地向四叶公爵行礼后上前查看四叶环的尸体。

虽然跟四叶公爵是亲戚关系并且公爵也有恩于自己,不过工作时的和泉一织还是恪守本分、秉公办事的。


他戴上了专业的白手套松开环的手,取下他握着的一个小玻璃瓶,瓶内还有剩余无几的无色透明液体。
“这是什么?”一织将小玻璃瓶举在眼前,瓶底的纹章一清二楚。
“八乙女药局的瓶子?”千首先认出了一织手里的玻璃瓶,“环的死亡可能和这个瓶子里的药物有关......”

八乙女药局是城里最大的药局,而且八乙女药局只做贵族和富商们的生意。
八乙女药局的老板八乙女宗助手段狠辣为人嚣张、等级观念极强,在他眼里平民是没有资格使用名贵药物的,他们只配守着自己的破败的小屋、独自凄惨的死去。


看来不得不去一趟八乙女药局了......
一织想。

照着一织以前的性格是不太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的。但是在警局呆的时间长了,形形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
现在做人处事也比以前圆滑多了。
像八乙女宗助这种人喜怒于形,最容易看穿心思;相反表面对你笑背后捅你刀的人是最难防范。


“这个瓶子里的液体我会拿回去化验成分。”一织边说边将小瓶收入囊中,转身看向众人,“请问第一个发现状况的谁?”
“是......是我......”少女颤颤巍巍地开口回答。
那是前面在大厅送饼干给大和的金发的少女,“我叫纺......”

“纺小姐,你能描述一下你看到的情况吗?”
“是,我是来提醒少爷下楼的。敲了几下门没人应......看到门没锁就推了进去......然后......”惊魂未定的少女断断续续地回答道,“环少爷躺在地上......像喘不过气来一样,表情很痛苦......我就马上去叫逢坂管家了......”
“四叶公爵,我希望您能让我把环的尸体带回警局。”一织面向四叶公爵,“瓶子里的液体也可能就是导致环死亡的关键,还请务必......”
“不行!决对不行!”听到要将环的尸体带走,四叶公爵的脸色更难看了。
在四叶公爵这一辈人看来,尸检就是对尸体的亵渎,让已经死去的人不得安宁。


更何况他也知道,环手里的药瓶如果真的和环的死亡有关,那环就是自杀的可能性就非常之高。自己是有头有脸的贵族,要是环自杀的事传出去,那将变成那群没事只知享乐的贵族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到时候各种疯言疯语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头来。


那对于四叶家绝对是件不光彩的事。


家族的颜面也是不容有失的。
甚至比爱子的死亡真相更为重要。

“可是四叶公爵......”
一织还想做最后努力的时候,站在旁边的逢坂壮五打断了他的话。

“我也不同意带环少爷去尸检。”逢坂壮五温柔地抚摸着环僵硬的手,就像对待珍视的宝物一般,“环也一定不希望自己死后......呜......”
“对不起......”
壮五边说边转身抹眼泪。
他和环的感情一向很好。虽然他来四叶公馆做管家也就5年时间,但是他一直把环当成自己弟弟一般照顾。
四叶公爵夫人在环还没有记事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环从懂事开始也没享受过母爱。可能因为这样,环很容易亲近和相信对他好的人。


比如他的父亲、比如壮五......


大和以前还取笑过环如果有人上他家推销瓷器,只要对他好点他百分百会上当。

《不会啦,如果小壮知道我上当了,还是担心下骗子比较好……》
环是这样回答的。

当年那个喜欢吃糖果、总是在身为单身狗的自己面前像秀恩爱一样叫着小壮小壮、在自己不答应他的零食请求时就叫着和哥和哥的开朗孩子,现在就这么寂寞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他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二阶堂大和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眼睛有些涩......

“壮五,你到楼下去转告那些人,就说环病了然后送他们离开……”四叶公爵站起来吩咐道,“明天早上,就对外宣布环因病去世......”
“知道了,公爵阁下。”逢坂壮五领命退出了房间。

四叶公爵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颤抖的双腿掩饰不住内心的悲痛。
“请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
“这件事......到此结束......”
这是一位老人的请求。
于情于理都该尊重。


千知道大和和环以前在学校关系不错。等公爵离开后他走到大和身边,“去看看他吧......”
这可能是大和和环的最后一面,葬礼的时候是不会开棺的。


“环......”
大和上前,在环身边席地而坐。
“环,你还记得那个问题吗?”
“地球自转的那个......”
已经没有人会答应他了。
“上个月nagi写信给我了,他还在信上问我你月球公转记住了吗”大和摇了摇毫无知觉的少年的肩膀,“他说记不住的话再和你演示一次,你现在要我怎么和他回信啊......”
“虽然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那个演示又傻又好笑......”


模糊间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那个夏天的午后。
《nagi,这个地球自转,月亮一边围着地球转一边还自己转叫什么?还好难记啊!》
《环,那叫公转。》nagi无奈地回答,这已经是他今天回答同一个问题第五遍了。
《没有直观的影响要记住好难......》环挠挠头,《nagi来演示一遍啦……》
《演示……》nagi完全摸不着头脑,《怎么演示?》
《就是我当地球。》环站起来开始转圈,《nagi你来当月球,来转啦!》
《啊?》nagi也起身开始转圈,《朔月、新月、弦月……》

你们这么转要是真能记住,爱丽丝女士就可以回家老家踩纺织机去了。
大和无奈地想。

最后两个傻瓜转了一个多小时,把自己转晕在了地上。

这事后来足足被大和笑了一整年……


“不嘲笑你了,起来这次我陪你转……”
大和开始使劲摇晃环的肩膀,像是要把少年摇醒。

然而少年仍旧没有丝毫生气,铁青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正常人该有的血色。

“够了!”千上前拉住大和,硬是将他从环的身边拉开。
“一织,你能帮我带二阶堂伯爵先回去吗?”千把大和从地上拉起来,推给一织,“马车就停在庄园门口。”
“千先生不一起走吗?”一织扶着还在沉浸在悲伤中的大和,没想到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冷静应对的二阶堂伯爵,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


“我等下有些事,办完了再回去。”千一边回答一边帮着一织一起把大和架了出去。


在把大和和一织送上马车,千看着马车缓缓驶离公馆。
当马车的影子完全脱离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后,一只白色的信鸽飞了过来停在了千的左肩上。
“momo……”千伸手摸摸在肩上停留的信鸽的小脑袋,“回你主人身边去吧。”
信鸽似乎听懂了千的话,拍拍翅膀就朝昏黄的天空飞去......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