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放飞

活着的目的就是祸害世界!

【FFXV/ARN】Tales

宰相过去捏造有。

人物OOC警告。

非原作结局。

全文无车,ARN三人CP不明显。

人物属于SE公司,OOC属于我。


大概就是剪不清理还乱的前世今生关系



Tales

 

“今天讲哪一个好呢……”坐在少年身边的男人翻开手中古老的典籍—那是有些年头的书了,书皮上烫金的文字早已褪色,泛黄的书页也摇摇欲坠,模糊不清的古代文字经过岁月的打磨更显晦涩难懂……

 

大概除了这个男人,谁也无法解读这本书的故事了。

少年仰躺在带着露水的柔软草地上想。

 

少年和男人,是在梦里相识的。

在梦中世界冒险的少年,遇见了自称迷失于梦之世界的说书人—不修边幅的古老服饰和一头酒红色的凌乱卷发使他看上去比较像是个流浪汉。

 

“您可以称呼我为Ardyn,我尊敬的殿下。”

男人拿下头顶款式陈旧的黑色帽子,扣在胸口,微微欠身行礼。

“我是专程在这里等您的。”

 

“每个孩子的梦里都有一个说书人,不是吗?”

 

他的笑容,难以形容的怪异。

 

在少年生活的国度——Lucis王国,有一个关于梦里说书人的传说。

传说每个孩子,在他们童年的梦里都有一个说书人,每晚会给未满14岁的孩子带去一个童话故事。

 

少年曾经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

即使是在少年最害怕的雷雨夜,就算捂住双耳也要强迫自己入睡——他相信他的勇敢一定会被说书人所亲睐,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说书人可能出现的机会。

 

他等待了13年。

终于等来了只属于他的说书人。

 

虽然他们能够相处的时间,已然不多。

 

从那以后,说书人Ardyn每天都会出现在少年的梦里。

手里捧着一本布满少年看不懂的古代文字的典籍,翻开其中一页,为少年讲述一个个消失于时间洪流中的故事。

像历史、又像是传说。

 

没人在乎故事是不是真实存在。

少年和说书人只是享受着梦中世界所带来的静怡和安宁。

 

少年能暂时忘却父亲看向自己,沉重而悲伤的眼神。

 

说书人能暂时抛开无尽生命带来的孤独。

 

各取所需。

 

“今天是Noct最后一次来这里呢,”Ardyn合上书籍,温暖的阳光照得仰躺在草坪上的少年昏昏欲睡,Ardyn伸手顺着少年柔顺的黑色短发抚摸,一下又一下。

 

 “那就讲个书上没有的故事给Noct吧。”

那是埋葬在Ardyn记忆深处的童话故事……

 

这是发生在剑与魔法的时代里,一个小国家的童话。

 

这个国家受到神的祝福,神赐予了这个国家贤明的君王和拥有神之力量的魔法师,大家都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满山遍野开满了鲜花、各色的陆行鸟和传说中的珍奇异兽在林间嬉戏;王城里更是热闹非凡,各地来的行脚商们或支起帐篷、或直接将摊子铺在路边,兜售各式各样的小商品,叫卖声不绝于耳。卖花姑娘每天捧着新鲜的花束装饰自己的店面,为王城带来更多春天的景色。刚出炉的面包即使在几米开外都能问到香气,令人食指大动。少年少女们穿着光鲜亮丽的服饰在游走于大街小巷。

 

无人不赞叹于国家的富饶。

 

然而,不知何时,黑暗开始悄悄侵袭这片大地……

 

一种疾病开始在城里蔓延。

一开始是住在边境附近的居民,后来开始慢慢向城中扩散。

那是一种会将人类变成怪物的怪病。

 

一切的源头,都是从国家西边突然耸立起的高塔开始。

传说终年耸立在黑夜之下的高塔中,住着企图毁灭世界的邪恶魔王。

 

只有打败了邪恶的魔王,才能将幸福还给大家。

拥有神之力量的魔法师将神谕传达给了年轻的国王。

 

年轻的国王为了夺回大家的幸福,带着弟弟和魔法师踏上了讨伐魔王的道路。

 

前往魔王高塔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

他们穿过魔物占据的森林。

他们渡过受过诅咒的河流。

他们战胜了魔王手下一批又一批的恶魔。

 

这场讨伐魔王的旅途成为了年轻的国王最珍贵的记忆。

 

终于来到了魔王漆黑的宫殿,魔王坐在最高的王座上,对年轻的国王露出轻蔑的笑容。

 

魔王的左手上凝聚起黑色的混沌,年轻国王的宝剑上闪耀着神赐予的光芒。

 

光与暗的碰撞,大地也为之震动。

 

当剑刃刺入魔王心脏之时,喷薄而出的血化为魔王的诅咒,为眼前的救世主加冕。

 

愚蠢的人类啊……

魔王在年轻的国王耳边低语。

来看看你的结局吧……

 

年轻的国王转头。

魔法师的神之矛和弟弟的剑尖正指向自己……

 

“已经睡着了啊……”Ardyn无奈地看着已经呼呼大睡的少年,或许这样的故事对孩子来说太过晦涩。

“果然是很无趣的童话……”

Ardyn自嘲般地笑了。

 

揉着Noctis头发的手,顺着发丝,滑到了少年的颈项。

 

真像啊……

不知道如果在梦里死去,现实中会怎么样呢?

Ardyn卡住了少年纤细的颈项。

 

只要再稍微用力一点。

 

雪白的颈项已经微微泛起红痕……

 

杀死这样你,毫无意义。

Ardyn松开了手。

痛苦的滋味,可是很美妙的……

 

Ardyn站起身,留下仍毫无知觉的少年。

 

很快,他就会离开这里。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这一切。

他会迎来只为他准备的,盛大的14岁生日庆典。

 

梦世界的说书人,会被他永远遗忘在14岁生日那天的清晨……

 

那是只属于孩子们的传说。

 

 ============================================

对于小淑女来说,她手中的典籍的确过于沉重了。

小淑女抱着几乎等同于她家的小狗——安布拉体重的典籍,穿过宫殿里被巨大透明玻璃包围的走廊。

 

小小的淑女推开走廊尽头雕刻着反复花纹的大门,少年正坐在落地窗前的雕花书桌前奋笔疾书。

“Luna,你怎么来了?”

少年听到动静,抬头望去,小淑女正抱着厚重的典籍朝自己走来。

他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急急地跑了过去,抱起了气喘吁吁地小淑女。

 

“哥哥!”

小淑女将头埋进了哥哥温暖的胸膛。

那是她最安心的港湾。

“我找到了这个!哥哥帮我讲故事吧!”

小淑女抱紧了手中的典籍—那是她辛辛苦苦从藏书室不起眼的角落里挖来的宝贝。

 

“这是……”

少年将妹妹抱到床上。

刚坐上床,妹妹就像献宝一样把典籍递到少年面前。

 

那是一本十分古老的书籍。

他不记得藏书室里有这么陈旧的书籍—至少在他身高能够得着的地方没有。

 

烫金的古代文字经过岁月的洗礼只残留下零星的一点金箔;

被酒红色丝绒所包裹的封面也已经陈旧不堪;

还没翻开内页,都能闻到里面飘散出的淡淡霉味……

 

自己现在应该做的事是教育妹妹,淑女应该泡上一杯红茶、安静地坐在花园里看书而不是在藏书室里翻箱倒柜找破烂,弄得自己像一只被遗弃的小野猫。然后一边吩咐女仆们带着妹妹去洗澡,顺便把这本脏兮兮的书处理掉……

 

而不是现在这样。

鬼使神差般翻开手里这本古老而厚实的典籍。

 

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童话。

一个流传了千年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剑与魔法仍然并存的时代。

发生在一个小国家的传说。

 

在一个被神所宠爱的,富饶的小国家里,住着一位魔法师。

魔法师是神虔诚的信徒,相应的,他也获得了神的垂青。

 

他拥有神所赐予的魔法。

他用神的魔法,为国民带来幸福和快乐。

他歌颂神的伟大、赞美神的神迹。

在民众的眼中,他就犹如神一般,温暖而慈爱。

 

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

他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他把秘密藏在心里。

 

他不能博爱众生,他做不到一视同仁。

 

在幽暗之中肆意生长的背德感情,最终演变成了吞噬世界的黑暗。

星之疾病开始在大地上蔓延,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焦黑的大地嘲笑着魔法师那可悲的情感。

 

神降下了神谕。

只有打败了邪恶的魔王,才能将幸福还给大家。

 

为了夺回大家的幸福,年轻的国王踏上了讨伐魔王的旅程。

带着他的弟弟和魔法师。

 

前往魔王高塔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

 

他们穿过魔物占据的森林。

魔物们是魔法师背德感情的碎片。

 

他们渡过受过诅咒的河流。

那里流淌着背德却又甜美的回忆。

 

他们战胜了魔王手下一批又一批的恶魔。

恶魔们是魔法师对这段背德感情最后的留念。

 

这场讨伐魔王的旅途成为了年轻的国王最珍贵的记忆。

这场讨伐魔王的旅途成为了魔法师最可怕的噩梦。

 

他和年轻的国王之间一切,都被神剥夺了。

只剩最后一件宝物。

藏在魔王高塔上,最隐秘的位置。

 

魔王高塔上,魔王那张丑陋又恶心,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型的脸上,像是挂着对魔法师嘲讽般的笑容。

 

闪耀着神圣光芒的剑刃刺穿了魔王的心脏,同时也毁去了魔法师最后的宝物。

魔法师的眼角,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他终于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了。

从此,他可以成为一个一心相信着神,虔诚的魔法师了……

 

面无表情的他举起了手中的神之矛,指向他所要讨伐的魔王……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呀?”坐在床上的Luna急忙用自己的小手帮哥哥拭去流下的泪水,没洗干净的小手在哥哥白皙精致的脸上留下了两道灰黑的痕迹。

 

“啊,弄脏了……对不起……”

她知道哥哥最喜欢干净了……这下自己肯定要挨骂了……

“Luna……”

少年握紧妹妹稚嫩的小手。

毫不在意妹妹手上那些灰尘。

 

少女手中的温暖,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人熟悉的体温……

 

 

我歌颂神的伟大。

我赞美神的神迹。

我终将为神,奉献我的一切……

 

=============================================


少年站在Insomnia的王宫都厅前,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这是他第一次站在这里。

 

为了世界的光明。

他对自己说。

 

这是一个被阳光遗弃的世界。

失去阳光庇佑的人们,不得不用巨大的灯光来照亮仅存的家园。

 

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尸骸横行。

 

一切都是拜Insomnia的王宫都厅上的魔王所赐。

他的出现,没有为人们带来光明,反而使大家陷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这不是我们翘首以盼的王。

 

期待化为了失望。

失望滋生了憎恨。

 

少年怀着复杂的感情,踏上了通往都厅的道路。

 

通往都厅的道路上,遍布尸骸。

有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相机的哥布林;

有带着眼镜提着菜刀的冬贝利;

还有手持巨剑、满身奇怪花纹的铁巨人……

 

不知道他们曾经是不是人类?

少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将尖利的白刃插入他们的脑袋,一边为他们可悲的命运哀叹。

 

曾经也一定和朋友们,迎接每一个清晨。

曾经也一定和朋友们,享受正午的阳光。

曾经也一定相信过,他们的王会为他们带来光明……

 

这都是魔王的错!

是他打碎了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之光。

 

他走上了魔王的高塔。

推开王宫都厅那扇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黑曜石大门。

 

魔王正坐在沾满干涸鲜血的王座上,歪着头,看着残破的宫殿外永无止尽的黑夜。

 

大殿上,寂静得可怕。

没有童话中出没的骷髅兵。

没有传说中喷着火焰的巨龙。

只有魔王,孤独地坐在阴冷的大殿最高处的王座之上。

 

少年,你有杀死魔王的觉悟吗?

坐在王座上的魔王率先打破了寂静。

 

我就是为此而来!

少年亮出了手中的匕首。

 

电光火石之间,胜负已分。

存在了几百年的魔王,不可能会输给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

即使这个少年,已经是几百年来他遇见过的最强的对手。

 

魔王扼住少年的颈项。

 

怕死吗?

魔王问。

 

不……

少年故作镇定。

 

然而少年的眼神出卖了他。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没有人不畏惧死亡。

魔王松开了手,对摔在地上不停咳嗽地少年说道。

 

很久没有人类肯来到这里了。

魔王回到了他的王座上,支着头,若有所思。

作为失败的惩罚……

 

那就……

听我讲个故事。

 

一个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世界仍旧被光辉所笼罩的年代,发生在一个小国家的故事。

小国家里有位过着幸福生活的小王子。

他有政务繁忙但仍然每天抽出时间和他共进晚餐的父亲;

他有从小一同长大,最了解自己起居生活的料理能手侍从;

他有虽然每次都把他教训得很惨,但会在关键时刻保护他的王之盾;

还有会和他抱怨考试太难而提出取消考试这等无理要求的拍照小达人。

 

而到了适婚年龄的小王子,和朋友们开着父亲年轻时候的豪车,前往充满异域风情的水榭之都,迎娶美丽温柔的公主。

 

大概是以前过得太幸福了,把一生所有的幸福都用完了。

 

这趟旅程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国家没了。

父亲死了。

公主消失在了无尽的大海之中。

一起长大的侍从再也见不到光明。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一枚戒指带给小王子。

一枚会汲取人命的戒指。

 

拥有了戒指的小王子,终于知道自己的旅途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是天选之王。

他要完成天选之王的使命,打败给世界带去黑暗的魔王,迎来光明。

 

小王子和伙伴们在魔王控制的城堡里失散了,孤独的他只能独自面对满目疮痍的城堡里那些失控的士兵和魔物。

在通向魔王所在之处的道路上,他打败了已然被魔王变成魔物的城堡原来的主人、越过了为自己带来父王之剑的青年王子的尸体、最后他在同伴们几乎丢掉性命的掩护下,来到了魔王面前。

 

等你获得了足够的力量,再来和我较量。

 

魔王这么说着。

小王子失去了意识。

 

当小王子再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身处陌生的空间里。

一处四面都是镜子的空间。

而正处在自己面前的镜子,照出的是另一个王子的故事。

 

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年轻王子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国家,小国家里有位年轻的王子。

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宠爱他的皇兄和会跟他讲神话故事的魔法师。

他们三人会在阳光洒满的庭院喝茶。

他们三人会变装后前往热闹的街道。

他们三人会拿上鱼竿,一同前往海边钓鱼。

 

年轻的王子觉得,自己是被神祝福的,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以为,三人能永远的这么过下去。

 

然而,世界正在被黑暗侵蚀。

 

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

光明也越来越少。

世界正在走向灭亡。

 

魔法师带来了神谕,

只有打败了邪恶的魔王,才能将幸福还给大家。

年轻的国王义不容辞的挑起了驱除黑暗的重担,从未分开过的三人一同踏上了讨伐魔王的旅程。

 

前往魔王高塔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

他们穿过魔物占据的森林。

他们渡过受过诅咒的河流。

他们战胜了魔王手下一批又一批的恶魔。

 

最先发现异变的是年轻的王子。

他发现魔法师在这场旅途开始的时候,一直刻意地避开他们,躲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悲泣。

 

王子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是既然魔法师刻意隐瞒,他也没必要一定要刨根问底。

 

异变的时间十分短暂。

魔法师又回复到了那个博爱众生的魔法师。

 

只是,他感觉魔法师不太一样了。

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

明明笑容还是如此温暖……

 

如同神一般的圣洁。

 

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而一切谜团的谜底,都在魔王的高塔上被揭晓。

当魔王的心脏被刺穿,世界的一切仿佛静止下来。

 

除了自己以外的时间都静止下来。

 

穿着性感的女神向王子走来。

 

吾名Shiva,是这个世界中众神中的一位。

她说。

 

真正的天选之王啊,是时候消灭魔王了。

 

皇兄不是已经……

 

不,那不过是世界黑暗的聚合。

是没有载体的污秽。

 

为了吸收世界的污秽而制作的人偶产生了不在设定内的情感。

背德的情感和污秽结合,化做了无数的魔物,给世界带来深不见底的黑暗。

汝之兄长被吾等选为了污秽的载体,成为新的魔王。

 

天选之王啊,毁灭载体,驱除世界的黑暗吧……

 

Shiva将漆黑的剑交到了年轻的王子手上。

 

王子终于明白了。

魔法师是神的人偶,博爱众生不过是众多设定里的一环。

唯独他对年轻国王的情感是在预料之外的。

 

被他们杀死的,远不只是那些丑陋不堪,却又无比单纯的魔物……

 

皇兄也被算计了,从一开始,神就只是需要一个能杀死的载体。

变成魔王,然后被天选之王杀死。

 

这是最正确的结局。

从一开始,三个人一同走下去,就是奢望。

 

王子握紧了手中神赐的剑。

时间再度流转。

 

王子手中的剑尖,没入了敬爱的兄长的胸膛。

 

即使过了很多年后,他仍旧记得兄长难以置信的眼神。

 

他带着身边的魔法师—或许已经不能算魔法师了,只是一个拥有着设定内感情的人偶,离开了漆黑的大殿。

 

人偶没有回头。

他也没有。

 

对不起,是我的错。

镜子里的王子似乎是能看到另一边的小王子一般,对上了小王子的视线。

把你拖入现在的境地,都是我的错。

 

只有天选之王能够杀死王兄。

是我让王兄痛苦地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现在,你背负了这个使命。

去完成他。

镜子中的王子,连同场景完全消失在镜面之中。

小王子的意识,也随着画面散去。

 

小王子再次醒来的地方是一座无人的岛屿。

他穿过遍布尸骸的海滩,遇见了曾经身高还只到他腰部的青年。

 

原来在他离开之后,已经过了10年。

而在这10年里,阳光已经完全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重新踏上了讨伐魔王的旅程。

只是跟10年前相比,心情有些不同了。

 

尊敬的天选之王,您让我等的时间有些长了……

魔王看着天选之王,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魔王发现,相比于10年前,现在的王者身上也些什么东西不同了。

 

他看到了他所怀念,又曾经无比憎恨的那个人的影子。

 

那是一场决定世界命运的决战。

当王子用从父王曾经使用过的剑,刺穿魔王胸膛的时候,魔王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愚蠢又单纯的小王子啊……

为了拯救从一开始就没有活路的世界,你有堕入黑暗的觉悟吗……

 

王子点了点头。

他正为此而来。

 

那就化身成魔王吧……

成为魔王,永远守护着这个苟延残喘的世界吧……

 

魔王抚上小王子的脸颊,他吻上小王子的双唇,黑色的液体随着亲吻,灌入小王子的身体。

 

直到下个天选之王的出现,你才能解脱。

让他来选择,这个世界的生死。

 

这是我的诅咒。

一个沉溺于过去的,可悲的魔王的诅咒。

 

可恶的Noctis魔王,这一定是你的谎言!

只有魔王的存在才能维持世界的存在吗?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少年愤怒地说道。

 

或者你可以杀了我试试,其实我也很想知道结果……也可能是上一任魔王骗我永生永世地和黑暗为伍……

 

往这里戳进去。

魔王抓住少年握匕首地手,将开刃的刀尖对着自己的心脏。

 

少年的手颤抖着。

最终他松开了握着匕首的手。

他没有勇气。

 

这是事关世界存亡的大事。

 

呵呵,既然没有这个勇气,你还是回去吧……

回到你的母亲和妹妹身边去……

 

魔王放开少年,又走回了自己的王座。

 

少年捡起地上的匕首,擦拭干净。

然后推开了那扇黑曜石大门。

他想,他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

 

当黑曜石的大门再度关上之时,青年再度望向残破宫殿外永不逝去的长夜,露出如罂粟般诡异而甜美的笑容……

 

End


评论(4)

热度(27)